必赢亚州 > 推荐内容 > 长江流域血吸虫再次肆虐江湖
长江流域血吸虫再次肆虐江湖
2019-12-22 75

必赢亚州,血吸虫的完整生活史是人或其他哺乳动物与自然环境和钉螺之间的一个大循环。被血吸虫感染的人或动物的粪便中含有大量的血吸虫虫卵,虫卵在水中孵化出毛蚴。毛蚴遇到钉螺便钻入螺体,并在其体内发育成尾蚴。钉螺遇水,尾蚴便钻出来,浮在水面,伺机钻入人或哺乳动物体内,发育成成虫。成虫在人或动物肠壁的小血管中产卵,虫卵再次随粪便排出。血吸虫在人体内的寿命可以长达三四十年。 “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这些是毛泽东1958年挥写的《送瘟神》诗中的名句。由此诗起,“瘟神”成了血吸虫病的代名词。而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成功防治血吸虫病被认为是我们国家建立农村公共卫生体系的重要标志。 时光荏苒,在国人的印象中,被称为“大肚子病”的血吸虫病已经成为遥不可及的往事。然而事实上,这个“瘟神”一直没有停止肆虐。近年来,血吸虫病在我国长江流域的湖南、江西、湖北、安徽、江苏以及四川、云南两省的部分山区呈上升趋势,作为我国血吸虫病最严重的省份,湖南目前血吸虫病人达21万多人,而2001年的统计数字,全国受血吸虫威胁的人口已增加到9903万人。 为此,卫生部最新下发了《血吸虫病重大疫情应急处理预案》。 初期病人浑身没劲晚期病人要动手术 48岁的船工段益明又黑又瘦,并没有血吸虫病人特征明显的大肚子,然而段益明“带血”的历史已有30多年。湖南益阳沅江市位于洞庭湖的中心地带,现有血吸虫病人近4万人,段益明只是其中的一位。 段益明说自己算是初期病人,所以没有“大肚子”,但“吃饭不行,身上也没劲,每天还要大便三四次”。段现在对自己的病甚至有些不以为然。因为国家免费发放治疗血吸虫病的口服药,这使他心里有底,“要到了晚期就惨了,要动手术”。 与初期病人段益明相比,新湾镇杉合村的郭文龙是被血防站“挂号”的晚期病人。但郭说自己很“有运气”,不久前,村里一个30多岁的晚期血吸虫病人死掉了,而他经过治疗,身体正在慢慢好起来。 在沅江市,像郭文龙这样的危症晚期血吸虫病人还有1400余人。 血吸虫病增加变种 进入脑部 袭击骨髓 通常,血吸虫钻入人体后,随血液聚集,危害人的肝脏和脾脏。而在洞庭湖区,已发现有血吸虫进入人的脑部、骨髓的病例。 在沅江市漉湖苇场家属区,35岁的何登科已在床上瘫痪了一年。他的腰部以下没有任何知觉,去年9月,医生在何登科腰部脊椎里发现了血吸虫。 医疗专家对此也感到震惊。在这之前,从未听说过血吸虫能攻入人的脊椎,在脊髓里筑巢、排卵,最终长成成虫。 血吸虫还钻进了患者的大脑。已经60岁、原在漉湖血防站从事灭虫工作的许德洪,现在语言表达、四肢活动都出现了功能性障碍。许的儿子说,父亲一辈子都在消灭血吸虫,没想到血吸虫最后钻进了他的脑袋。血防工作成绩巨大血吸虫病从未绝迹 在国人的心目中,血吸虫之患已成为历史。所以当媒体报道血吸虫肆虐状况时,使用了“血吸虫病卷土重来”、“瘟神再现”这样的字眼。 “这是一种误解。实际上,血吸虫病从来就没消灭过,所以也谈不上卷土重来”,湖南省血防办副主任李华忠说。 李华忠告诉记者,半个多世纪以来,国人都认为血吸虫病已被消灭,造成误解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毛泽东主席当年写的两首《送瘟神》诗。 实际上,毛泽东诗中所指的是江西余江县,那里当时确实消灭了血吸虫病。这两首诗的巨大影响,使人们有了全国都已消灭血吸虫病的错觉。 李华忠说,虽然血吸虫病在全国从未被消灭,但国家治理血吸虫病的成绩是巨大的。现在的血吸虫疫情与解放前和建国初期相比,确实已大大下降。以湖南为例,建国初期,湖南省血吸虫疫区人口感染率最高达80%,最低的乡村也在20%以上。现在疫区人口感染率已下降到平均7%左右。 瘟神缘何肆虐江湖围湖造田不利防治 有关专家称,血吸虫病的重新抬头应该说和历史上的工作失误有关。比如上世纪70年代大搞“围湖造田”,造成洪涝灾害频繁,不利于血吸虫病防治。而近年来,政府开始“退田还湖”以提高抵御洪水的能力,在“退田还湖”的好处还未显现之前,却又给血吸虫泛滥以可乘之机。 专家认为,政府一度对血吸虫病防治工作放松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据了解,1955年,全国成立了由卫生、水利、农业等部门组成的中央血吸虫病防治领导小组和全国血吸虫病研究委员会,要求“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当时,几乎是全民动员举国送瘟神。然而,国家对血吸虫病的防治“(上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有所放松”,血吸虫疫情正是在这个阶段开始反弹。 生计所迫疫水难离洪水常发钉螺难灭 “这种病不遗传,不传染,只要不接触有钉螺的疫水,就不会被感染”,益阳市血防办副主任杨解庭说。 据了解,血吸虫的完整生活史是人或其他哺乳动物与自然环境和钉螺之间的一个大循环。血吸虫在人体内的寿命可以长达三四十年。 有阳性钉螺存在的水域都是疫水,一位血防干部说,现在差不多整个洞庭湖都是疫水了。在洞庭湖区,由于没有条件完全摆脱疫水环境,血吸虫病的重复感染率高达47%以上。 湖南省血防办主任方金成介绍,只要接触疫水10秒钟,就会感染上血吸虫病。而沅江市一位血防干部的话更令人心惊:“疫水溅到你身上或是滴在你身上,都可能感染血吸虫病。” 在沅江等疫区,血防干部们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走村串户的宣传上。他们要做的就是劝人们不要去接触疫水。 船工段益明每天的工作是驾驶着自己的渡船在东南湖和共华码头之间往返,“没办法,明明知道可能染病,也要在水上跑呀,总得过日子”,段益明说。 “这是最难解决的问题”,湖南省血防办副主任李华忠说,疫区的人生产生活都离不开水,他们没有摆脱疫水环境的条件,“除非他有更好的赚钱途径”。 然而,要想真正切断血吸虫的传播渠道,惟一的途径就是灭钉螺。 据了解,湖南省提出要实现的最新目标是,到2005年,全省居民血吸虫病患病率由现在的7.23%降至5%以下,垸内(堤内)钉螺面积由目前的5.9万亩减少到4万亩,血吸虫病流行县(市、区)全部达到疫情控制标准。 但一些基层血防干部对完成这个目标并不乐观。 有人说,洞庭湖每年都要发洪水,那些被洪水漫过的地方又有了钉螺,重新成了疫区,钉螺怎么灭得过来?洞庭湖的环境不改变,钉螺就不可能消灭。 年千万元资金投入防疫体系亟待完善 客观地说,国家对血吸虫防治工作一直相当重视。卫生部疾病控制与预防司王立英处长透露,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中央财政每年投入到血防的经费是1000万元。 在湖南,至少有30多个县市都设有血吸虫防治办公室。财政每年拿出2000万元作为防治血吸虫病的专项经费。 而有关专家认为,技术和资金只是防治疾病的一个重要方面,而更为重要的,是防病体制上的制度建设。 国家卫生部疾病控制与预防司一位官员坦陈,客观地说,血吸虫病疫情在一些地区呈现了上升趋势。因此“血防工作从总体上看,不容乐观,它将是一项长期而又艰巨的任务。”

上一篇:今年实现百万4050人员再就业 下一篇:没有了